让经济社会的血管流起来、稳下来

日期:2022-10-07 07:48:45 作者:火狐官方直播平台 来源:火狐直播网站



  从往年京东618的规模来看,往往涉及数十万线上商家、上百万线下门店、以及遍布全国的数百万物流人员。无论是对入驻平台的商家来说,还是更上游的工厂来说,每年618都是一年中生产、库存与资金压力最大的时间节点之一。

  到了今年,618更是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一方面多频次的促销持续带来脉冲式流量冲击,另外在疫情反复下,商家货源不稳定、工厂原材料价格飞涨、供应链艰难延续,实体企业经营者很难有乐观的预期。

  随着消费者需求回暖,在这样的背景下的618,经营得当可以让资金流、物流、信息流重新流动起来,让企业迅速回血、恢复元气;但若稍有不慎,可能会给企业、甚至产业链带来更重的负担。

  因此,既要“丝滑”又要“稳”成为今年京东618比以往销售数字刷新更重要的追求。在看不见的硝烟中,京东云所承载的技术之战,也成为决定618体验、产业转型与复苏、乃至下半年国民经济信心的必要一战。

  技术在改变着供应链,外界也逐渐认知到数智供应链的价值所在,甚至将今年定义为中国供应链价值的元年,而这一切,也正是这些年618变迁的一个缩影。

  早年的618总是充满了各种小插曲,甚至硝烟弥漫,购物体验远没有现在这样“丝滑”。

  《彭博商业周刊》记载了这样一件事,2011年11月1日图书限时3小时促销期间,由于当时的系统耦合度太高,高并发容量超过了当时系统所能承载的极限,系统分辨不出图书库存情况,用户不断刷库存,系统就瘫痪了。而这种崩溃是堆数倍服务器也很难解决的。这件事的公众交待,以刘强东茶和刀的故事而广为人知。

  事实上,早年间这样系统崩溃的场景紧接着会发生的情况是,这些技术问题在无法被解决的情况下会转化为汹涌的投诉需求,而纯人力的客服团队也无法解决所有问题,其结果就是购物体验与感官都极差;同时高频的物流查询和系统运力调控需求都让物流下的技术系统压力倍增,出一点问题影响的都是配送时效。

  总而言之,作为全球最复杂、最严苛、压力最大、链条最长的场景之一,在业务的倒逼下,京东618覆盖了从线上到线下,从订单系统、搜索系统、支付系统,再到订单智能分发系统、运力调控系统、客服、售后以及顾客与商家实时同步,商家服务等。

  而如今所有这一切都需要实时在京东云上完成,这放在任何云厂身上无疑都是巨大的考验,好在多年锤炼下来的京东云已经能够轻松应对618、11.11等流量场景的考验,甚至还扛住了央视春晚红包互动。

  用户可能无法想象背后技术底座的高速运转、以及何其复杂程度,但用户从操作的流畅、时间的缩短、体验的提升也能感受到云计算所带来全方位的“丝滑”。

  首先是网站IT系统稳定,下单顺畅。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京东618开启10分钟,京东云每秒用户访问峰值同比增长129%。在扛住脉冲流量洪峰的同时,需要应对各种突发情况,保证购物体验的丝滑。

  其次,物流配送依然顺畅。这个场景要包含最长链路的供应链,数千座仓库的物流周转和数百个城市的分钟级配送。如果没有在如此复杂的场景下对供应链做支撑,京东可能也很难预测某个地区对商品的需求并将商品前置在附近的仓库。如果发货地址是数千公里外的某个省市,那消费者就不可能以最快速度收到产品。

  一句话,所谓的“丝滑”,是解决虚拟世界的各种不确定性,使各环节的效率达到最佳。这种“丝滑”,已经成为了近年618或者双11痛苦值大幅降低,想要什么就能买到什么,买到了就能很快收到的“岁月静好”。

  不可忽视,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反复影响,实体行业经营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618促销作为供应链条的后端位置,当实体产业承压,上游合作伙伴没有充足的粮草供给,只靠京东带来的“丝滑”体验其实是不成立的。

  另一方面,年中的618天生有着更加丰富的消费场景,比如季节性更强的家装、旅游需求;暑假带来的3C产品消费趋势;夏天正式来临之前的最佳选购服装时机等等...换句话说,区隔于年终促销,这是年中提振经济的黄金节点。如果说过往的618是狂欢,那么今年,对于许多商家来说则是为了求生,会更迫切地需要藉由618,打开销路,重新与消费者建立联系。

  因此今年618京东云的重点在于:不光要解决数字世界的不确定性,保证销售体验的“丝滑”;更要去解决物理世界的不确定性,保证前端供应链的“稳定”。

  而其关键,便在于供应链的数智化程度。在疫情这种不确定性面前,企业经营者常规的经营经验是无法跨越周期的。而数智化具有多边性、敏捷性和反脆弱能力,可以消除不确定性,甚至可以把不确定性转换为确定性,在更具有韧性和智慧的条件下,帮助企业进行经营。

  在过去十余年互联网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实体产业的数字化基础实际上是很差的,直到近两年才陆续开始转型。

  当年互联网企业创业的风气,都在押注“轻公司”:自己搭一个平台,运营一个社区,让一大堆商家在上边玩儿。一方面互联网极低的边际成本,可以使这种公司较为容易地获取流量;另一方面,可以更好地抵御风险。

  所以,创业大潮那几年如果你在咖啡厅听到投资人说:“你这个项目重了点。”实际上这就是在表达拒绝了。

  但这本质上是“只挑最甜的那节甘蔗啃”,其他人吃了多少苦,承担了什么样的风险,与这样的轻公司的关系是比较弱的。

  直到多年以后很多人才发现:那些实体经济从业者,尤其是制造业、服务业的很多劳动力,他们有着较高工作压力的同时,这些产业的形态、或者说竞争力本质上却很难说有多大进步。 他们大多构成了互联网发展的基石,却没有享受到由先进数字技术带来的高效率与高附加值。甚至在此基础上,这种“重公司”还要承担更多的经营风险。

  而当人口红利到顶,过去通过线上、低成本获取流量的通路,几乎已经消失。所谓“轻公司”不仅很难获得增长,更要命的是,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当疫情让实体产业承压,即使互联网经济再发达,也不可能在实体基础收缩的条件下创造出来新的价值。传导下来,千行百业的经营都将受到影响,没有人因为自己是一家“轻公司”就能独善其身。

  这本质上是一个很朴素的道理:当时代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可以轻易享受到数智技术为我们带来便捷的服务和优质产品时、当互联网企业可以借助数智技术获得快速的成长时,作为构建起整个社会系统的最基础单位,每一个普通企业,都应该同样得到数智技术的加持,享受到数智化的高效与服务。

  早在刘强东还在中关村的档口卖光盘的时候,就曾在一些论坛搞小型团购活动,做一些促销。这被一些人笑称是“京东618的雏形”。

  其实也是逼不得已。2003年非典肆虐,档口线下客源骤减,当时京东多媒体主营的雅马哈刻录机等产品滞销压仓,21天间就亏了800多万,公司到了倒闭的边缘。

  为了自救,当时京东多媒体的员工们在线上销售,用纸笔记下客户名单,收到客户汇款之后从库房找货用邮政系统发出去,如果客户就在中关村附近,公司司机或者刘强东自己会开着车直接送货上门。这种线上销售的模式也为后来京东线上业务埋下了伏笔。

  而这也是在“重公司”这个标签下,一直以来京东与其他互联网公司最大的不同:

  2、京东切身经历过非典这样的黑天鹅,也借助黑天鹅走出了一条自己的新道路,所以更懂得这种不可抗力对实体企业、产业、甚至是社会造成的影响,以及背后的技术机遇。

  多年后的今天,产业、社会对数智化技术的渴求愈加迫切,这决定了企业接下来的发展、生死存亡、甚至是社会经济状况,所以我们看到,产业互联网、数智转型已经逐渐成为了各个集团的重点业务,而企业服务也成为了各家的重要战略。

  而京东云作为生长在京东供应链体系之上的技术和服务综合体,京东618提出要“稳”,其实已经在多年亲自下场与产业链打交道、甚至是搭建基础设施的过程中,早已不知不觉中帮助很多实现数智化转型,将数智化技术和供应链的上下游在数字、物理层面都融为一体,把单点的“稳”变成整体的“韧”。

  可以说,看懂了这些,也就看懂了京东关于供应链的一系列决策:为什么其他电商平台都用现成的第三方物流时,京东要用技术赋能自建物流;为什么大家都在专注于卖货时,京东要去帮供应链伙伴进行数字转型;为什么被人嘲讽业务“傻大黑粗”的时候,京东要喊出“成为基础设施”这样的口号;以及刘强东喊出“技术!技术!技术!”这句话背后的分量。

  有句话叫“以数智化看供应链韧性,从供应链看数智化转型效率”。供应链与数智化需要相互为鉴,才能实现快速有效的增长:

  一方面,数智化程度成为了供应链韧性的尺子;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物联网等数智技术对供应链各环节进行数智化改造,实现降本提效,提升供应链韧性;

  另一方面,供应链效率也成为了衡量数智化的标准,综合评估生产、流通、服务各环节的数智化效率,找到核心突破点进行连接和优化,实现数智化效能的最大化。

  在这个过程中,对企业来说,单纯“上云”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实体经济千行百业的数字场景复杂多样,需要专门的数智供应链能力进行支撑,否则业务是无法稳定在云上运行的。

  数据显示,京东的库存周转天数降至30.2天,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以运营效率著称的Costco,周转在30天左右,但仅管理几千个商品数;沃尔玛和亚马逊的均超过40天,而沃尔玛的商品仅为数万个。作为对比,光是京东自营的商品就已经超过1000万SKU了。

  世人熟知的是京东物流的能力,但事实上,物流能力只是京东数智供应链能力的一个子集和具象表现,真正更严苛的不稳定性,来自于贯穿整个社会经济体系的“大供应链”,这是和整个社会打通的、复杂网络状的供应链。

  举例来说,京东的大供应链,一端连接超1000万的SKU、几十万家商家、企业联通产业互联网,这其中除了京东自己的业务部署在京东云上,还有使用京东云的合作伙伴,甚至是使用其他云服务商的企业。另一端通过超5.8亿活跃用户连接消费互联网。而京东要做到在这样复杂的架构下,依然提供稳定的体验。

  其中一个尤为突出的,是和京东业务结合较为紧密的协同研发,它体现为C2M能力的提升。比如,乳业是中国集中度超高的领域之一,中小乳企除了有限的区域市场外,很难在全国性市场上取得优势。

  得益乳业作为从山东淄博生长发展起来的一家乳制品企业,就有自己的专长——低温鲜活好奶。而终端的反馈显示,由于新一代健康理念的流行,年轻群体普遍希望喝更轻一点、负担更低一点、口味更纯粹一些的低温乳品。这来自于消费者、终端门店和得益网店三者之间的三方数字化业务系统,在通过沉淀数据资产后得出的消费需求洞察。

  在上一个IOE时代,像得益乳业这样体量的企业,受困于数字化成本过高,很多数据资产无法被充分利用。而在当下,通过京东云的C2M反向定制解决方案,得益乳业搭建起了线上线下全渠道业务中台,通过沉淀数据资产,实现客群洞察、人群圈选、精准营销,帮助得益乳业可以更好地洞察消费者的喜好。

  可以想象,一个企业若是能大幅缩短新品研发周期,提高新品的存活率,降低周转成本和库存风险,才能说得上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中更稳更韧的存在。由此,京东C2M在助力品牌商提升新品开发能力的同时,也提升了社会整体的资源效率,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截至2021年底,京东已为超过1,200家企业打造C2M反向供应链。

  2022年4月,在京东云的技术支持下,大宗商品数字仓库平台在青岛自贸片区首发落地。

  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走进位于青岛自贸片区的数字仓库,满满的科技感会让你眼前一亮:库区内外、库门口、大门等位置设置的多处高清监控摄像,让货主实现AI看货;通过布设电子围栏设置禁入区域、危险区域,实现AI守货;仓库内设置多处物联网设备,可随时上报仓库内的环境监测数据,包含温度、湿度、二氧化碳浓度、甲醛浓度、挥发性有机化合物浓度,避免货物因环境变化导致损失……

  但是,这其实只是我们看到的表层功能,数字仓库的意义可不仅仅是存储、盘点、保护货品,它其实是供应链金融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

  相较于快消品,大宗商品贸易行业具有批量大、货值高、金融属性强、数字化水平低等特点,基于其原始、粗放的管理模式,不论是在运输过程中还是仓储环节,都存在着大量的风险与弊端。比如,传统的贷款必须对货物进行盘点,而这并不是加几个高清摄像头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普通的视频流完全可能造假。

  所以,“AI”看货的焦点并不仅仅是基于AI的影像和丈量等能力,而是大宗商品仓储物流企业作业管理系统与数字仓库系统的标准化互联互通。通过这种互通,让可见、可控、可查、可证的数字仓库成为可信基础设施,在提升贸易交易安全性和效率的同时,简化贸易企业交易管理流程,解决疫情常态化管控对货物溯源、看货盘点等操作带来的不便。

  而数字仓库平台的落地,不仅实现了“货物、货位、标识、电子账目、数字权证”时时相符的五相符,首次实现了货物过程管理的时时可控,智慧监管,并将线下纸质仓单转化为线上数字仓单,确保数字仓单的数据唯一性、可追溯、不可篡改。

  其实,京东云数智化供应链助力社会的案例还有很多很多,借助618的时间切面,以上几个差异化的案例,目的是展现这种赋能的全面性和多样性,它已经不仅仅限于经济领域,在社会治理、数字营销、协同研发、智能制造等方面,都创造了经典的案例。

  京东云的未来,很可能决定于当下这个时间窗口期里的表现。因此,我们看到,京东云正在扩展纵横一体的“十字版图”:纵向上,从“业务上云”走向更多元化的“云上创新”,打造新一代云产融合的供应链体系,以“云链一体”数智化引擎驱动业务增长;横向上,将“更懂产业”进行到底,携手零售、物流、能源、交通、制造、城市、金融等千行百业的合作伙伴,进一步推进实体企业数字化的转型与升级,做有责任的供应链。

  这是一个让京东等希望有所做作为的企业大有用武之地的时代,他们致力于让经济社会的血管流起来、稳下来。

  在这个档口下,面对行业而言,应该应用数智化技术增强供应链韧性,以应对外界环境的变化;面对企业自身,应该随着数智化在各行业的持续深化,使得数智化业务占比持续提升,让转型的效率成为企业数智化战略的关键,让数智供应链成为高效转型中关键的关键。